個人所得稅的稅法范文

時間:2023-10-05 11:39:45

個人所得稅的稅法

個人所得稅的稅法篇1

[關鍵詞]個人所得稅法;功能;立法原則;完善

[中圖分類號]D922.222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5-6432(2011)35-0144-02

個人所得稅最早起源于英國,為適應對外開放的需要,我國于1980年頒布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個人所得稅法》,正式開征了個人所得稅。其后已經經歷1993年、1999年、2005年、2007年6月、2007年12月五次修訂。今年6月30日,十一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一次會議表決通過了全國人大常委會關于修改個人所得稅法的決定,這是對個人所得稅法的第六次修訂。根據決定,個稅起征點將從現行的2000元提高到3500元,修改后的個稅法將于2011年9月1日起施行。

1 個人所得稅法的功能

(1)增加財政收入。個人所得稅具有稅基廣、稅源充足、實行累進稅率的特點,從而使個人所得稅的收入有一定的可靠性,尤其是在經濟發達國家表現得更加充分。如1999年美國聯邦個人所得稅收入為8795億美元,約占聯邦政府當年總收入的48%。1970年德國工資稅達到179.39億歐元,占德國共同稅收的34%,而到了2000年工資稅達到1357.33億歐元,占德國共同稅收的比重上升到41%。在這些國家中個人所得稅占主要地位,而法人所得稅只占次要地位。2008年我國個人所得稅收入達3722.19億元,超過了消費稅成為第4大稅種,也是1994年稅改以后增長最快的稅種。

(2)調節收入分配。個人所得稅是對個人的純所得(或純收益)課征的直接稅,和流轉稅相比具有三大特點。第一,采用超額累進稅率,從而可以使得對高收入者適用的稅率在事實上遠遠超過對低收入者適用的稅率。第二,直接對納稅人的貨幣收入征稅,納稅人的負擔不易轉嫁,因而能夠實現對高收入者多征稅,對低收入者少征稅的政策目標。第三,個人所得稅計算時可以利用費用扣除,從兩個方面達到照顧低收入者的效果。一方面可以直接對低收入階層的應稅所得給予多種扣除,如醫療費用扣除、兒童撫養費用扣除等;另一方面可以對有助于間接增加最低收入階層收入的行為給予稅收優惠。這三個特點使得個人所得稅能夠有效的調節收入分配。它是再分配領域公平收入分配功能最強的稅種,有利于縮小個人業已形成的收入差距峰谷,實現社會公平,緩和社會矛盾。

(3)實現社會資源的優化配置。市場經濟要求自由競爭,要保持稅收中性,使稅收對資源配置的影響盡量小。而個人所得稅是對個人的純所得(或純收益)課征的直接稅,不會影響消費者對不同商品的選擇,不會影響市場上各種商品的比價,也就不會扭曲資源的配置,從而非常有利于實現資源的優化配置。

(4)穩定經濟發展。個人所得稅實行累進稅率,具有自動穩定經濟的功能。當經濟增長速度過快、出現經濟過熱時,個人收入會大幅度增長,使得原來不納稅的人開始納稅,原來低稅率納稅的人開始按高稅率納稅,這樣政府的稅收收入就會自動增加。由于稅收的增長幅度往往超過個人收入的增加幅度,個人所得稅制就會自動產生一種拉力,防止消費和投資需求的過度膨脹,從而自動遏制經濟過熱。

2 個人所得稅法的立法原則

(1)法制原則?,F代稅收與封建專制稅收的根本區別就在于現代國家的稅收遵循法制原則,該原則又被稱為稅收法定原則或稅收法定主義。法制原則使稅收不再是王權對公民財產肆意妄為的侵犯,而是受到法律約束、體現主權在民的國家行為。歷史發展到今天,稅與法已密不可分,無法不成稅,無稅不依法。法制原則要求課稅要素法定、課稅要素明確和稅收程序法定,以此來保障納稅人的權利,防止其權利遭到肆意的不法侵害。個人所得稅因為性質上屬于對人稅、直接稅,與納稅人的利益直接相關,所以個人所得稅的相關法律規定必須以“法律”的形式明確表現出來,立法過程應該增強納稅人的參與意識,同時在執法過程中,沒有法律依據,行政機關不得任意的減免稅,應嚴格遵循“法無授權即禁止”的原則。由此可見,法制原則是現代稅收的試金石,是公民財產權的重要保障,所以也應成為個人所得稅法改革和完善的首要原則。

(2)稅收公平原則。公平是法永恒的價值追求,稅收公平最基本的含義是指納稅人的地位必須平等,稅收負擔必須根據納稅人的負擔能力分配,此原則要解決的是在各種納稅人之間如何分配稅收負擔的問題。稅收公平是由具有內在邏輯聯系的二個層次共同構成的。第一層次是普遍性原則(也可理解為形式公平),即稅法上的平等適用,表現為稅法面前人人平等。第二個層次主要是指稅法的征稅公平,指經濟情況相同,負擔能力相等的納稅人,其稅收負擔也應相同,應至少具有下述兩方面的要求:①排除特殊階層的免稅;②對本國人和外國人在課稅上一視同仁,即法律要求課稅內外一致。

(3)稅收效率原則。稅收效率原則要求國家征稅應該有助于提高經濟效率,保障經濟的良性、有序運行,實現資源的有效配置。稅收的效率原則影響著生產力的發展,而只有生產力發展了,經濟效益提高了,稅收才能有充足的稅源。稅收的效率原則具體包括兩個方面:首先,稅收的行政效率。稅收的行政效率是稅務行政管理的效率,即稅收成本占稅收收入的比重。在稅收收入總額一定的情況下,稅收成本與稅收行政效率呈反比例關系。國家應以最小的稅收成本去獲取最大的稅收收入,若某稅目的征收,征收成本大于其所帶來的收入,則該稅目就應該取消。稅收成本可以從征稅費用和納稅費用兩方面考察。稅收的行政效率要求稅收在征收和繳納過程中耗費的成本最小。

3 完善我國個人所得稅法的設想

(1)采用混合所得稅模式。實行分類所得稅制,這在1980年開征個人所得稅時是符合我國國情的,因為那時我國個人收入普遍較低,稅務機關的征管手段比較落后。但分類征收所造成的納稅人實際稅負不公平的問題日益顯現。由于缺乏對不合理或不合法收入的有效監管手段,一些高收入者可以利用分解收入、多次扣除費用等辦法合理避稅;而收入來源固定的工薪階層易于管理,反而越來越明顯地成為納稅的主力軍??梢?分類所得稅制模式,已經不能適應我國社會經濟日益發展的需要,缺乏公平、征管效率低下的缺陷已日漸顯露,不利于個人所得稅功能的發揮。

(2)所得成本扣除應制定細則。所得成本是納稅人為取得某項所得而支出的必要費用,主要與經營所得有關?,F行《個人所得稅法》對所得成本扣除的規定十分籠統,有待細化和完善。應準確界定哪些成本和費用真正屬于經營成本,那些屬于經營者的個人支出。還應在確認某項支出確實屬于經營成本后,確定應在多大數額內允許扣除。

實際工作中,個體經營者的經營成本與個人支出之間的界線有時相當模糊。例如,私營老板購置的汽車既為經營使用,也為家庭生活所用,這筆支出固然是與經營有關的,但也可以說是個人支出。正是由于經營成本的這種模糊性,一些個體戶和私營企業老板往往通過將個人消費混入經營成本而逃稅。

(3)人口再生費用的扣除。人口再生費用是指納稅人維持基本生活所必需的費用開支。對于“基本生活”不應狹隘地理解為吃飽穿暖,而應理解為符合一個國家經濟發展狀況的適當、合理的生活水平。人口再生費用扣除的根本目的在于防止出現納稅人基本生活得不到保障還要交納個人所得稅的不合理現象,其次是為了實現“量能納稅”原則,合理分配人口再生費用不同的納稅人間的稅負。

我國目前以個人為納稅單位,特別是在對人口再生費用的扣除上,采用固定扣除額,這對于我國工薪階層來說有所不妥。因沒有考慮到納稅人的負擔情況,包括納稅者生活所需最低費用、撫養家屬(贍養的人口數)所需最低費用以及社會保險費用等。

(4)建立有效的個人收入監控機制。首先,盡快建立并積極推行個人信用制度,可借鑒國外的稅務號碼制度,盡快建立我國“個人經濟身份證”制度,使我國個人的一切收入、支出都必須直接在“個人經濟身份證”賬號下進行。這既是加強誠信建設和廉政建設的需要,也可為稅務機關獲得個人信息,全面掌握個人收入情況創造條件。其次,推行現金流通限量制?!八^現金流通限量制,就是在廣泛推行電子貨幣的基礎上,對單位和個人使用現金規定相應的限額,超過規定的限額,就不準許其流通?!保ń鹑藨c:《中國當代稅收要論》,人民出版社2002年版,第119頁)。任何人的任何來源的收入,無論是工薪收入、勞務報酬、承包收入、稿費收入、財產租賃和轉讓收入、股息、利息和紅利收入,還是偶然所得收入和其他收入,都應通過銀行轉賬支付,盡量避免現金直接支付。對單位的規定限額,由金融機構把關,超過規定限額,不得為其提取現金;對個人的規定限額,由各級各類商業、服務行業把關,超過規定限額,不得接受其以現金購買或消費,必須通過各類信用卡消費。

最后,稅務部門要以計算機網絡為依托,大力推進信息化管理的進程,加快與社會相關單位信息交流合作的步伐,積極營造個人所得稅征管信息化建設的文化氛圍。其中主要包括理順稅務機關內部的合作關系,加強與工商、銀行、公安、紀檢、監察、海關、勞動與社會保障等部門的聯系并建立信息共享制度,形成治稅合力,避免各自為戰的不良傾向。盡快實現計算機的局部聯網,將納稅人的一切收入尤其是高收入者的收入來源和支出情況掌握清楚。只有不斷加大信息化建設的力度,提高個人所得稅征管的科技含量,依托科技進步和信息平臺,建立個人所得稅高科技含量專業管理的新格局,個人所得稅的征管才有可能步入規范化管理的軌道。

參考文獻:

[1]張正軍.個人所得稅實務全書[M].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5.

[2]鄧子基,巫克飛.西歐國家稅制改革比較研究[M].北京:中國財政經濟出版社,1993.

個人所得稅的稅法篇2

關鍵詞:個人所得稅 綜合稅制 起征點

由于近日全國人大常委在全國范圍內征求個稅的修改建議,個稅引起社會的前所未有的關注,而其體制所存在的不公使得個稅的修改勢在必行。筆者對此作如下論述。

一、立法的指導思想和實踐概況

1980年開征個稅的目的是為調節收入分配,縮小貧富差距,因而其必須遵循量能課稅的原則,保證稅負的公平。

但是,隨著經濟的發展,個稅的主體已從高收入群體轉變成工薪階層。有數據顯示,我國居民收入稅前、稅后基尼系數變化甚微,且成上升趨勢,這說明個稅對收入的調控作用不僅有限,還與其預期目標漸行漸遠。

二、個稅體制的缺陷

從立法的原則、目標及實踐回顧個稅,筆者認為其弊端主要表現在:

首先,分類所得稅制

我國所實行的分類模式雖能加強源泉控管,簡化納稅手續,方便征納雙方,還能體現特定政策;但不能很好體現量能負擔原則,同等的收入卻稅負有別,有違公平原則。實踐中,課源制的征納方法結合不同所得不同稅率的設置,加強的是對低收入者的源泉控管,對高收入群體的紛繁復雜的避稅措施略顯疲軟,并且加劇了社會的貧富差距。因而,分類模式優點表現不足甚而轉為弊端,缺陷愈加暴露。

其次,稅目及稅率的設置

同是辛勤勞動所得的工資薪金、勞務報酬、稿酬及個體戶的生產經營、承包經營和特許權使用費在適用稅率上有較大差距,扣除的標準也有不同。尤其是,從上市公司取得的股息紅利所得及財產租賃所得均實行10?的稅率。財產轉讓所得中股票轉讓所得更是實行免稅政策。

從而發現,高收入者對其主要所得項目能享受免稅或10?的低稅優惠。生產經營、承包經營也能造就大批富人,但其有準予扣除的項目,這就打開了避稅的缺口,使納稅人通過各種方式增加扣除數額,減少個稅應納稅款;另外,起征點遠高于工資薪金,最高稅率及級距設置都少于工資薪金,在制度設計上又降低了經營者的稅負。

再次,起征點的設置

自開征個稅以來,工資薪金的起征點僅調整過三次。但30年來,我國的gdp增勢迅猛,物價水平一年高過一年,可見起征點的微小增幅并未跟隨經濟發展的步伐,也表明百姓的稅負在加重。

這次個稅草案雖然在依據城鎮居民人均消費性支出及每一就業人員的撫養人數的基礎上將起征點調至3000元,但是消費性支出是否包含了居民生存和發展所必須的費用,能否與物價水平相匹配,都值得懷疑。高房價、高教育支出、高醫療費用使得3000元的起征點顯得過于寒酸。

復次、關于不征、免征、減征的規定

目前的個稅法中只有關于免征、減征的規定,而缺失對非稅收入的規定。一方面,對獎金、軍人轉業及復員費完全予以免稅有失公平。另一方面,對“獎金”、“保險賠款”缺乏嚴格的界定,有違法律措辭明確具體的要求。

三、修改建議

一直以來個稅的小修小補并未真正觸及個稅體制的實質性弊端,未能應對社會的發展全面完善當前的制度。為此筆者提出如下建議:

(一)實行綜合稅制

著名稅法學者維克多•瑟仁伊提出,各國個稅制皆有從分類稅制向綜合類稅制演變的趨同性。這是因為,所得稅從其誕生之日起,就打上了“公平”的烙印,所得稅之“公平”所在的鮮明個性和價值,就在于通過回應非均衡經濟而最終使社會達到和諧。 綜合稅制因其能較好體現量能課稅原則,維系稅收公平,從而成為各國個稅改革的目標和追逐的方向。我國征管機關在實踐中累積了一定的經驗,同時相應的配套條件和信息為綜合稅制的實行奠定了基礎,因而推行綜合稅制的時機已經成熟。

(二)推行以家庭為個稅申報主體

以家庭為申報主體,能避免個人申報或源泉扣繳,因起征點的統一性所帶來的實質不公平,同時也能較好體現量能負擔原則。

(三)降低中低收入者的稅負

首先,資本利得是高收入者財富的重要來源,若大幅減免,帶來的將是貧富差距的進一步拉大,為調節收入分配開征的個稅就將失去其存在的意義。此外,由于投資者深知資本市場的高回報性,即使提高稅率,憑其自身的經驗及通過成本效益分析,也不會拒絕利益的誘惑。所以,應當相應提高資本利得的稅率,廢除減免優惠政策,使稅負在高低收入者之間不至于相差甚遠。

其次,針對個稅收入中的倒金字塔的畸形結構,應當提高起征點,縮減級距,降低中低收入者適用的稅

率并擴大其級距的適用空間,防止納稅人按較高的邊際稅率納稅。這不僅迎合了百姓對“減稅”的期盼,藏富于民,也符合量能課稅,稅負公平。

(四)起征點的的指數化調整機制

首先,僅對凈所得進行征稅,對生活成本不征稅是各國個稅制的通例。因而,起征點的設置就是為了保護人基本的生存和發展權。那么,衣、食、住、行各項費用、醫療費用、教育費用、贍養老人撫養子女的費用都應體現在起征點中。

其次,法律不僅應當具有穩定性,也應有一定的靈活性。尤其是對于起征點,因經濟及市場的波動性較大,若其不能及時作出反應,則將無法真實反映居民的生計成本。所以,應當對起征點實行指數化調整機制。即,選定一個年度確定基準起征點和物價指數,再根據當年物價水平指數的升降,通過一個固定的公式,計算出當年的起征點。

(五)完善“非稅”、“減免稅”、“其他所得”的規定

首先,在個稅免稅項目中,由于福利費、撫恤金、救濟金、財產性保險賠償款或是對居民基本生活的保障,或是對財產損失的填平,應當納入非稅收入。

其次,隨著相關產業的發展,個稅中的概念已經不能與時代良好的銜接,出現適用上的難題。比如,保險業的突起,使得保險產品豐富多樣,“保險賠款”已經無法涵蓋保險人或受益人所取得的各種收入。同時,新出現的所得項目也應該及時納入個稅的調整范圍。因為,“其他所得”的兜底條款由于本身適用的局限性無法應對市場的多變和發展。

個人所得稅的稅法篇3

關鍵詞:以人為本;個人所得稅;改革

1引言

隨著中國國民經濟的不斷增長,稅收已經成為國家的經濟基礎,財政收入的主要來源。1799年英國首創個人所得稅,即對個人所得所征收的一種稅,是與個人關系最密切的一個稅種。個人所得稅主要是通過利益的再分配來矯正市場原始分配的不公,通常在市場的競爭機制下,個人所得稅是把基尼系數來當作收入分配公平的標準,基尼系數變大時,容易出現貧富差距懸殊的局面,國民收入差距擴大,公平程度降低,社會不穩定因素增加。反之,則相反。由于個人所得稅在國家財政中所占份額越來越大,個人所得稅法的改革與完善變得刻不容緩。

2完善與改革個人所得稅法的作用及意義

個人所得稅是人民與國家之間利益的重新分配,是直接對納稅人征收,具有不易轉嫁,稅率超額累積的特點。個人所得稅能夠調節國民收入差距,使國家財政與個人財力之間的張力關系得到集中,全面的展現,為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發揮作用。在社會發展的新形式下,社會財富和經濟總量持續增加,個人所得稅容易出現征管不力、征收不公等現象,降低國民納稅熱情,導致經濟發展受阻。而個人所得稅法作為調節社會財富再分配的工具,在調節社會貧富差距,實現社會公平方面起到良好的作用。不斷完善和改革個人所得稅法有利于稅法的合理化、規范化,從而縮小社會貧富差距,促進社會公平,推動國民經濟穩步增長。

3個人所得稅法改善工作中存在的問題

3.1稅收調節作用減弱

一般來說,擁有社會財富多的人,應該會成為個人所得稅的主力納稅人。但中國現狀是高收入群體繳納的稅額占個人所得稅額總收入的6%,而中低層收入群體繳納的稅額居然占個人所得稅額總收入的47.9%,而由此可見,中低收入群體負擔過重、壓力過大,社會兩極分化加劇,貧富差距日益加大,個人所得稅沒有起到良好的調節作用。

3.2征管部門信息不暢

由于征管體制的局限,不能跨征管區域傳遞納稅人的信息資料,在納稅人不主動申報的情況下,稅務部門無法統計匯總,在征管手段落后地區易出現失控的狀態。甚至同一級部門征管與征管、征管與稽查、征管與稅政之間信息傳遞也會受阻,導致征管信息不能準確傳遞。且由于稅務部門與其他部門缺乏實質性的配合措施,所以信息無法共享,欠缺獲取外部信息的渠道,造成征管部門工作效率低下,納稅人不能及時納稅的現狀。

3.3稅制模式的缺點

中國現行的稅制模式為分類所得稅的模式,種制度陳舊、設計粗糙,不能準確區分個人收入狀況及其實際納稅能力,不能準確反映納稅人的基本情況,缺乏個人所得稅的人文關懷。例如房地產經紀的飛速發展,導致混亂無序的炒房現象的出現,給經濟發展打來巨大危害,引發社會分配不公。因此,分類所得稅模式難以合理調整收入分配,具有累退性,無法適應社會變化,不適合建設和諧社會的基本要求。

4完善個人所得稅法工作的思路

4.1調整稅制模式

根據新形式下中國經濟發展的實際情況,個人所得稅的修改應該與本國國情相符合,人們應當摒棄單一的分類所得稅的模式,以綜合所得稅為主,不能僅局限于個人免征額的提高和稅率級次的微調,這樣難以發揮公平的分配作用。調節企業及國民收入的均等化,是中國政府正在努力的目標,公平稅收負擔,校正收入分配,真正調節個人收入,防止兩極分化,體現社會公正,建設以人為本為導向的稅收制度,從而促進中國個人所得稅法的完善[1]。

4.2物價指數

稅收是一種宏觀調控的手段,政府可根據通貨膨脹率、工資收入水平及各種社會保障因素進行適當調整。例如,在實行擴張政策時,可以通過減稅、免稅、降低稅率等措施來擴大社會需求;在緊縮政策時,則可以提高稅率、開征新稅達到縮小社會需求的目的,從而使社會需求與供給達到平衡,避免了供大于求或供不應求的現象的出現[2]。通過對個人所得稅法的改革,對市場經濟進行調控,確保經濟的可持續性增長,促進中國綜合國力的提高,推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建設的步伐。

4.3調整中低收入階層的稅負

堅持以人為本是科學發展觀的根本目的,是構建和諧社會的靈魂。稅負必須按照國民納稅的能力來進行公平分配,在個人所得稅法法律中,必須公平地對待每一位國民,只有將稅負公平落實到實事上,才能體現對人性的關愛和對人權的維護。稅收是國家強制分配手段,應該考慮到納稅人群體不同,收入存在個體差異[3]。從而制定人性的個人所得稅法,使在不同地區以及不同家庭結構但相同收入的納稅人享有同等的生活質量,同時降低工薪階層中低收入群體的稅收負擔,激發工薪階層高收入者的勞動積極性,達到共同富裕的目的。

4.4制定有效的監管模式

隨著網絡時代的到來,信息化成為加強個人所得稅管理的必要手段和重要支撐。要全面推進匯總納稅平臺的應用,要做到設備及時到位,數據及時上傳,系統正常運行,從而提高匯總納稅管理水平,加大偷稅、漏稅的行為查處,加強稅務部門與相關部門的合作,通過立法,加大執法力度[4]。其次要規范扣繳義務人扣繳稅款的程序,監督納稅人正確使用扣稅憑證,對扣繳義務人進行不按稅法的規定履行扣繳款義務要承擔的法律責任的宣傳,使其認識到稅法的嚴肅性,從而推動個人所得稅法的完善和普及。

5結語

在社會發展不同時期,人們對個人所得稅法有不同的需求。在設計之初人們強調個人所得稅的效率性,如今人們對其稅制模式、監管模式進行改革,通過調整物價指數和中低收入群體的稅負來秉形“以人為本”的理念,增強個人所得稅的公平性,更好地實現個人保護。目前中國個人所得稅采取的是漸進式改革,在現實條件下兼顧效率與公平,走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道路,在以人為本的基礎上構建符合社會發展的全新的個人所得稅法。

參考文獻

[1]史金霞.我國個人所得稅法的改革與完善[J].法制博覽,2016(35).

[2]陳治.基于生存權保障的《個人所得稅法》改革及完善[J].武漢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6(3).

[3]尹磊,黃鑫.我國工資薪金個人所得稅制度的改革與完善[J].稅務研究,2015(3).

[4]宋艷茹.淺議我國個人所得稅的改革和完善[J].西部資源,2014(2).

個人所得稅的稅法篇4

【關鍵詞】個人所得稅 改革 不足 完善

一、我國個人所得稅的概述

1980年9月10日我國第五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三次會議審議通過了《個人所得稅法》,個人所得稅首次以獨立稅種的形式出現。為了使個人所得稅制和我國不同時期的國情相吻合,我國《個人所得稅法》也相應進行了多次的修改和完善,現行的《個人所得稅法》是在2011年對個人所得稅法進行修改后從2011年9月1日起實行新的個稅法條例。

個人所得稅是以個人(自然人)取得稅法規定的各項應稅所得為征稅對象而征收的一種稅。其納稅人為在中國境內有住所,或者雖無住所但在境內居住滿一年的,以及無住所又不居住或居住不滿一年但有從中國境內取得所得的個人。根據納稅人在中國境內有無住所以及居住時間兩個標準將其劃分為居民納稅人和非居民納稅人,包括中國公民、個體工商戶、外籍個人、香港、澳門、臺灣同胞等。理論上個人所得稅應以當期個人全部資產價值的增加額為課稅對象,包括有形收入、投資收益、實物所得折合的市場價值、已經實現的資本收益、納稅人擁有的財產價值在1年內的增減額以及由于財產的實際處理引起的損益等。但是,應稅所得應該具有合法性、連續性、經濟性和凈收入性。因此應稅所得是自然人或法人在一定期間內,由于勞動、經營、投資或把財產提供給他人使用而獲得的繼續性經濟收入,扣除為取得收入所需要費用后的余額。

二、我國個人所得稅法的演化歷程

個人所得稅作為我國直接稅種中的一類,在籌集財政收入、調節收入分配和促進經濟增長方面發揮著極其重要的作用,它有利于促進經濟改革的深入發展,保障社會安定團結,是我國稅收制度中非常重要的一個稅種。

(一)我國個人所得稅的歷史演進

1950年政務院頒布的《全國稅政實施要則》雖在其中規定了薪給報酬所得稅和利息所得稅,但由于當時高度集中的計劃經濟體制的影響,并沒有真正的實踐。

我國個人所得稅制度正式始于1980年,這部個人所得稅法的誕生對我國的個稅發展有著里程碑的意義。從《個人所得稅法》頒布以來已經32年了,我國個人所得稅法也經歷了艱辛曲折的改革過程。

1980年,改革開放的形勢盛行,經濟快速發展,為維護我國主權和稅收收益權,我國主要是對外國來華人員開征個人所得稅,因此,在立法之初我國個人所得稅法主要是針對外籍人士的。80年代后期,針對我國經濟形勢和人們之間收入貧富差距的不斷擴大,開始對國內居民征收個人收入調節稅,確定了個人所得稅的免征額是800元。

1994年全面稅制改革,這是對《個人所得稅法》進行的第一次修訂,將個人所得稅、個人收入調節稅與城鄉個體工商業戶所得稅合并,形成目前個人所得稅稅制基本框架。此次改革結束了我國個人所得稅稅制不統一的局面,使我國個人所得稅稅制步入統一、規范與符合國際慣例的軌道。另外,在這部新的個稅法中,為了調節過高收入,增加了"財產轉讓所得"和"偶然所得"也必須納稅,并且規定了三類減免征稅的情況。為了讓稅負接近納稅人的實際負擔能力,對工資、薪金所得適用的稅率表的級距和中間稅率也作了調整。

1999年8月30日,實現了對《個人所得稅法》的第二次修訂,國務院恢復開征了儲蓄存款利息個人所得稅,按20%的比例稅率進行征收。這項個性方案主要是為了順應經濟形勢的發展,配合當時擴大內需、適當分流居民儲蓄的宏觀經濟政策的需要;

2002年1月1日,個人所得稅由原來的地方稅轉變為共享稅收,個人所得稅收入實行中央與地方按比例分享。2003年10月22日,財政部公布了一份名為《我國居民收入分配狀況及財稅調節政策》的報告,建議改革現行的個人所得稅分類稅制,適度提高個人所得稅免征額,同時對中等收入階層采取低稅率政策。

2006年1月1日實施的新的個稅法將工資薪金所得扣除費用標準從800元提高至1600元,其次是征管方面要求個人所得額超過國務院規定數額的,納稅義務人要納稅申報,扣繳義務人要全員全額扣繳申報,也就是要對年收入在12元以上的高收入者實行雙向申報制度,國務院還可以根據經濟發展的變化不定期調整費用扣除標準。至此,我國的個稅法已做出三次修改。

2007年8月15日起,將儲蓄存款利息個人所得稅利率從20%降到5%,隨后2008年10月9日,由于面臨全球金融危機,國家為應對當時經濟發展通貨緊縮的狀況,決定宏觀調控,將儲蓄存款利息個人所得稅改為暫免征收,這一決定,有效的擴大了內需,刺激經濟復蘇。

2008年3月1日起實行將工資薪金所得扣除費用標準從1600元提高到2000元,這次起征點的提高距離上一次僅僅間隔2年時間,由此也引發了人們對于個稅起征點是否應該再提高的熱議;2011年6月30日十一屆人大第二十一次會議最新對《個人所得稅法》進行修訂,將工資、薪金所得,以每月收入額減除費用3500元后的余額為應納稅所得額,工資、薪金所得,適用7級超額累進稅率,稅率為3%~45%,適當擴大了低檔稅率的適用范圍,調整了最高稅率適用范圍;另外,調整原有的個體工商戶生產經營所得以及個體工商戶承包承租經營所得的稅率級距;增長了納稅期限,由7天改為15天。修改后的個稅法已于2011年9月1日開始施行。

(二)對歷次個人所得稅法的修訂內容的分析

縱觀我國個人所得稅法的歷次修改,我們可以發現主要是對以下內容進行完善。1. 稅前費用扣除標準的提高。免征額的修改是修訂時的人們關注的熱點,隨著個人收入和物價的不斷上漲,為了適應經濟發展的需要,目前免征額已經從原來的1600元提高到了3500元。充分發揮稅收二次分配的調節作用,力求改變富人少繳稅,工薪階層多繳稅的不合理現狀。2.對累進稅率的稅率和級距進行了調整,減輕了中等和低收入群體的納稅負擔,更好的實現了個人所得稅調節收入分配的功能,同時也體現了稅收公平原則。3.明確了對境外所得稅的征稅辦法,確定個人所得稅征收依據屬人管轄的原則,體現了稅收追求平等的目標。4.個稅法對存款利息稅征收利息稅的稅收政策變化,體現了國家的宏觀調控的手段,也說明我國個稅個稅政策的變化是審時度勢,適應經濟發展的需要的。

通過實踐分析,我們可以清晰看到,歷次《個人所得稅法》修改的內容基本都沒有涉及到個人所得稅稅制模式這個核心問題,根據我國個人所得稅發展的總體規劃,現行的分類稅制應該朝著綜合所得稅制方向發展。其次,對于我國存在著眾多弊端的個人所得稅征管制度,也未制定出彌補缺陷的法律法規,這些法律制度上的空白不僅影響著個人所得稅調節收入分配差距功能的實現,甚至可能會引發收入分配的逆向調節,反而擴大人與人之間的經濟差距。再次,單一的費用扣除標準和免征額,最高邊際稅率的意義和作用都不太大,這些客觀存在的問題都不利于納稅人合法權益的實現和和諧社會的構建。另外,稅收制度、個人所得稅征收、征管制度不完善,各個納稅群體不夠細化,稅收不合理;納稅人或代扣代繳人采用化整為零、虛報冒領的手段逃避個稅。

三、個人所得稅法存在的不足

(一)分類稅制模式難以體現公平合理

我國現行個人所得稅制實行分類稅制模式,這種模式的特征是將我國現行個人所得稅區分為不同的項目,分別適用不同的稅率,采用不同的計稅方法。這雖然便于廣泛采用源泉扣繳辦法,加強稅源控制,簡化納稅手續,方便征納雙方,但當居民收入來源多元化且收入逐步上升時,采用這種模式就難以控制稅源,也難以衡量不同納稅人真正的納稅能力。這時在公平性方面存在明顯缺陷,不利于調節作用的發揮。

(二)課稅范圍過窄造成納稅不公

我國現行個人所得稅制采用的是正列舉方式確定征稅范圍,即在現行稅法規定的11類應納稅所得額范圍內的所得。隨著我國經濟的發展,個人所得稅由單一化向多元化發展,相對集中化向分散化發展的趨勢日益明顯,個人收入來源渠道增多,收入水平明顯提高,收入結構日趨復雜。僅對列舉的所得征稅,使征稅范圍過窄,許多新出現的所得種類無法征稅,造成了事實上的稅負不公平。

(三)以個人為單位征稅難以體現稅收公平

我國個人所得稅以個人為單位,區分不同的所得并實行源泉扣繳。這種征收方式對于每個人適用同樣的稅前扣除和稅率,表面上對每個人都是公平的,但現實中由于個人的家庭狀況各不相同,這種征稅方法沒有考慮家庭經濟負擔因素,不能正確衡量納稅人的實際納稅能力,也就造成了稅收實質上的不公平。

(四)邊際稅率依然偏高

研究表明,一國稅率的高低應與該國的社會保障體系和公共產品的提供狀況相聯系。在一些發達國家,如法國、英國,雖然規定稅率也比較高,但是由于社會保障體系與轉移支付制度比較完善,因此,這些國家的居民對于稅收是心悅誠服的。在他們看來,只有交稅,才有資格享用那些公共設施和社會保障措施。相比較而言,我國的個稅稅率雖然也很高,但社會福利水平卻很低,且保障很不全面,沒有體現出公平受益原則。實施過高的稅率,不僅有可能強化納稅人的逃稅動機,從而使稅收征管效率低下,而且也不符合廣義上的稅收公平原則。

四、結語

基于我國的個人稅收存在的問題,建議政府應當適時轉移廣大公眾對于提高“減除費用”的關注,從理念上引導公眾充分認識個稅的內在意義,堅持“普遍納稅、家庭扣除、綜合與分類相結合”的改革方向,盡快出臺、試點導向鮮明、兼顧中長期的個稅綜合改革方案。

參考文獻:

[1]彭嘉偉.個人收入所得稅改革研究[J].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出版社,2007.

[2]蘇潔.論我國個人所得稅法律制度的完善[J].廣西師范大學2012級碩士學位論文,2012.

[3]鄒力平.對完善我國個人所得稅制的思考[J].內蒙古農業大學學報,2011.

[4]羅裕容.個人所得稅制發展方向思考[J].財政與稅務,2012.

[5]張偉,洪兵.淺議個人所得稅改革及其存在的問題[J].財稅與金融,2012.

[6]賀娟.我國個人所得稅法的不足與完善[J].工會論壇,2012.

個人所得稅的稅法篇5

【關鍵詞】 個人所得稅法; 變化; 稅負; 稅制模式

2011年9月1日,新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個人所得稅法》(簡稱“新個人所得稅法”)開始正式實施,這是個人所得稅法立法以來最大的一次修訂,它意味著我國將有6 000 萬左右的工薪收入者①告別個人所得稅。2008年個人所得稅法修訂(簡稱“舊個人所得稅法”),將免征額由1 600元提高到2 000元,但由于物價上漲等因素導致生活成本提高,要求繼續改革個人所得稅法、切實降低普通工薪階層稅負的呼聲越來越強烈。于是,經過三年多的醞釀,2011年6月30日,第十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二十一次會議表決通過了《關于修改〈中華人民共和國個人所得稅法〉的決定》,再次上調了免征額,并調整了稅率。

一、新個人所得稅法的變化

(一)工資、薪金所得相關變化

1.免征額和稅率的變化

舊個人所得稅法規定,工資、薪金所得以每月收入額減除費用2 000元后的余額為應納稅所得額,適用九級超額累進稅率;新個人所得稅法規定,工資、薪金所得以每月收入額減除費用3 500元后的余額為應納稅所得額,適用七級超額累進稅率,去掉了原九級中的15%、40%兩檔稅率。

2.應納稅額的變化

在下面的分析中,將應稅收入分多個區間,分別按新、舊個人所得稅法適用的稅率和免征額來計算稅負的差異(見表1,圖1)。

結合表1和圖1可知:隨著應稅收入的增加,稅負差額呈現“波浪式”走勢。

(1)在應稅收入等于0.8萬元時,稅負減少額達到頂峰480元,在0.8萬元至1.25萬元之間時,稅負減少額恒等于480元,即應稅收入在這個范圍內時,受益于新個人所得稅法的力度是最大的。(2)當應稅收入等于3.86萬元時,新、舊個人所得稅法下的稅負相等,也就是說這次個人所得稅法修改對這部分工薪收入者沒有影響。但應稅收入在3.86萬元以下的工薪收入者,稅負都是減少;在3.86萬元以上的,稅負都是增加。(3)當應稅收入等于10.2萬元時,稅負增加額達到頂峰1 195元,大于10.2萬元時,稅負增加額恒等于1 195元,即當應稅收入大于或等于10.2萬元時,在這次稅法調整中,增加的稅負是最多的。

3.涉外人員③附加減除費用的變化

根據國務院令第600號《國務院關于修改〈中華人民共和國個人所得稅法實施條例〉的決定》的規定,涉外人員每月在減除3 500元費用的基礎上,再附加減除費用1 300元。而舊個人所得稅法實施條例規定,涉外人員每月在減除2 000元費用的基礎上,再附加減除費用2 800元。由此可見,涉外人員的附加減除費用在減少。

(二)其他應納稅所得項的相關變化

新個人所得稅法擴大了個體工商戶的生產、經營所得稅和對企事業單位的承包經營、承租經營所得適用的稅率級距。

(三)納稅期限的變化

新個人所得稅法第九條規定,工資、薪金所得應繳納的稅款,按月計征,由扣繳義務人或者納稅義務人在次月十五日內繳入國庫,并向稅務機關報送納稅申報表;而舊個人所得稅法規定的時間為七日。

二、新個人所得稅法實施的意義

(一)工資、薪金所得等的改革意義

在2011年6月30日的新聞會上,財政部稅政司副司長王建凡表示,個人所得稅法修改后,工薪收入者的納稅面經過調整,由目前的約28%下降到約7.7%,納稅人數由約8 400萬人減至約2 400萬人。除工薪收入者外,所有的個體工商戶和承包承租經營所得的納稅人的稅負也都是減輕的。這些都進一步體現了個人所得稅法使高收入者多交稅、低收入者少交稅甚至不交稅的立法精神。

(二)納稅期限變化的意義

納稅期限由七日改為十五日,體現了稅法改革的人性化。因為原來的個人所得稅扣繳義務人和納稅人的納稅申報期只有七日,而其他稅的申報一般是十五日。修改后,或將減少納稅申報人到稅務局納稅申報的次數。

三、新個人所得稅法仍然存在的不足及對其建議

從1980年9月《中華人民共和國個人所得稅法》誕生,個人所得稅雖歷經七次修訂(包括本次),但“個人所得稅已經成為廣為詬病的對象……究其原因,最根本的是分類型個人所得稅稅制模式的固有缺陷”,姚楠在《論個人所得稅的稅制模式與我國的現實選擇》中如是說。

(一)分類制稅制模式本身難以體現公平

從結構形態上看,國際個人所得稅稅制模式立法有三種:分類制、綜合制、分類綜合制,其中分類綜合制又分為并立型和交叉型,我國實行的是第一種。分類制是指將納稅人的所得劃分為若干類別,每一類都按單獨的扣除標準和稅率計算應納稅額。綜合制是指將納稅人在一個納稅年度內的各項應稅所得相加,減去各項法定減免和扣除項目后,就其余額按累進稅率征稅。并立型分類綜合制是指對部分所得按不同比例稅率實行源泉扣繳,其余項目到年終綜合起來,適用累進稅率,源泉扣繳部分所得已納稅款不準抵扣。交叉型分類綜合制是指區分勞動所得和非勞動所得分別訂立征稅規則,并按不同的比例稅率實行源泉扣繳,到年終綜合全部所得再適用累進稅率征稅,對分類所得已納稅款準予抵扣。

對于分類制的詬病,學術界對其批評不絕于耳。姚楠認為分類制難以體現公平,不能發揮收入再分配作用。姚楠在文中舉例說明,A、B兩人具有相同的納稅能力,但A由于收入來源于不同項目而無須納稅(收入分散時,各項收入未超過各自的免征額),B由于收入集中于某一項目而需要納稅。筆者認為,不僅如此,在分類制下,收入的項目不同,稅負也明顯不同。比如拿稿酬與工資、薪金所得比較,若甲兩年寫一部書共得稿酬7.2萬元,相當于每月收入0.3萬元,如果按工資、薪金所得,是無需納稅的,但實際上甲應該納稅11 228元,這又相當于月應稅收入為50 110元的工薪收入者所納稅額??傊?,分類制不能體現量能負擔、稅收公平的原則。

再者,分類制下不僅各項收入都是通過列舉方式說明,而且在征收上又涉及按月、按次計算繳納的問題,這就為納稅人通過改變收入類型、分解收入等方式進行避稅、逃稅等提供了操作空間,造成稅款流失。

綜上所述,筆者建議:一是我國應盡快改革目前的分類制,但基于國情出發,先實行交叉型分類綜合制,將來過渡到綜合制;二是將“列舉征稅項目法”轉變為“列舉免稅項目法”,以此避免收入來源眾多的高收入者逃稅、漏稅;三是允許稿酬所得按一定期間分攤,以此避免納稅人一次收入較大時,稅負也較高。

(二)分類制的制度設計缺陷

姚楠認為分類制的制度設計缺陷包括:課稅范圍過窄;生計費用扣除不合理,缺乏指數化機制;以個人為納稅申報單位不盡合理;部分收入項目采用累進稅率不合理等。筆者認為當前最尖銳的矛盾是以個人為征稅對象,成本費用扣除不合理,沒有考慮家庭生活負擔;沒有考慮通貨膨脹對個人收入的影響;沒有考慮地區間的經濟差異;部分實施條例欠妥。

一是以個人收入為征稅對象,使得個稅調節貧富差距的作用十分有限,甚至可能適得其反。下面作三種假設:(1)甲家庭有五口人,只有1人就業,該人月應稅收入1萬元,那么該家庭的月總收入為1萬元,但該家庭的每月稅負為745元;(2)乙家庭有五口人,有4人就業,每人月應稅收入為2 500元,該家庭的月總收入也為1萬元,但按新個人所得稅法規定,這家人不用繳納個人所得稅;(3)丙家庭有五口人,也有4人就業,每人月應稅收入5 000元,該家庭月總收入2萬元,但該家庭的稅負僅為180元。由此造成的后果是,甲家庭月收入與乙家庭相同,但稅負比乙家庭多745元;丙家庭的月收入是甲家庭的2倍,但稅負只有甲家庭的24%。由對比可以看出,雖然家庭收入相同,但稅負卻有很大差別,更有甚者,總收入高的家庭卻比總收入低的家庭少納稅,顯然這極不合理。

二是經濟發展呈周期性波動,特別是當前世界范圍的通貨膨脹對我國或將形成長期性的影響,而稅法的修訂程序繁瑣,不能及時將通貨膨脹等因素反映在扣除的成本費用里。

三是我國地區間的經濟差異或將長期存在,而目前成本費用的扣除,全國實行“一刀切”,這顯然也是不合理的。

四是以年終獎為例的部分實施條例嚴重欠妥。最近,“年終獎多發1元,個稅多交千元”的說法甚囂塵上,其實是對的。假設兩人每月應稅收入均超過3 500元,年終發18 001元比18 000元多交個稅1 155.1元,實際上前者比后者少收入1 154.1元。以此類推,當收入處在臨界點時,年終獎稍高一點的人,實際所得反而少很多,最多會因為1元而多繳稅約8.8萬元。這嚴重地違背了我國現階段多勞多得的分配原則,嚴重地挫傷了勞動者的積極性。

筆者建議:一是應盡早實施以家庭為單位征收個人所得稅,并考慮家庭的各種支出,如住房支出;贍養支出;醫療支出;撫養支出,特別是子女的教育支出等。二是對成本費用進行指數化調整,如美國就將個稅中一些寬免項目隨CPI進行調整,以消除通貨膨脹對實際應納稅額的影響。三是考慮地區間的差異,避免“一刀切”。四是對現行顯失公允的實施條例進行清理并廢除。

(三)新個人所得稅法依然沒有很好地實現調節貧富差距的功能

國際上通行的調節貧富差距的稅收基本上有兩種,一是個人所得稅;二是遺產稅。遺產稅是以財產所有者死亡以后所遺留的財產為征稅對象,向遺產的繼承人和受遺贈人征收的一種稅,屬于財產轉移稅,而在我國,遺產稅至今沒有開征。因此,我國可以調節貧富差距的稅種就只有個人所得稅。但令人遺憾的是,個人所得稅在調節貧富差距方面并沒有取得明顯的成效。統計數據顯示,我國的基尼系數2000年已越過0.4的國際警戒線。2010年陳光金④在“2010―2011社會形勢分析與預測社會藍皮書暨社會形勢報告會”上指出,中國的基尼系數已高達0.5,超過國際警戒線水平25%。這意味著我國居民收入差距懸殊,財富分配非常不均,并且有逐年擴大化的趨勢。

基于個人所得稅法在調節社會貧富差距方面的能力有限,筆者建議:我國應研究制定更加合理的稅收制度,并應盡快研究開征遺產稅。

(四)個人所得稅修訂在總體上存在倒退現象

1980年9月,《中華人民共和國個人所得稅法》誕生。在誕生之初該法是一個典型的面向高收入者的稅種,征稅內容跟現在大體相同,免征額為800 元/月,并且免征額標準內外統一。因為1981年職工平均月工資約為60元,該免征額約為月平均工資的13.3倍,所以當時月收入能夠達到800元起征標準的公民少之又少,基于此,當年全國個人所得稅的總收入只有16萬元。由此可見,個稅誕生之初是一個名副其實的“貴族稅”。但在隨后的修訂中,免征額不僅開始內外雙軌,而且不再是當時的“貴族稅”。根據國家統計局的數據可知,2010年全國城鎮非私營單位在崗職工月平均工資約為3 095元;2010年全國城鎮私營單位就業人員月平均工資約為1 730元。計算可知,現行的免征額大約是前者的1.13倍,大約是后者的2倍。

綜上所述,筆者建議:一是個人所得稅法應考慮向高收入群體更多的征稅,對中低收入群體免稅或不征稅,如美國向10%的富人征收了71%的個人所得稅;二是個人所得稅法的免征額應實行內外一個標準。2007年企業所得稅法改革都已實現內外統一,個人所得稅法的免征額仍然實行內外有別,這不利于顯示稅負公平,不利于我國稅法跟國際接軌。

【參考文獻】

[1] 姚楠.論個人所得稅的稅制模式與我國的現實選擇[D].蘇州大學,2009.

[2] 張甜.我國個人所得稅稅制改革分析[J].交通經濟與科技,2011(5):126-128.

個人所得稅的稅法篇6

關鍵詞: 個人所得稅; 稅基; 課稅模式; 完善

中圖分類號: D922.22 文獻標識碼: A 文章編號: 1009-8631(2013)02-0063-01

目前,我國高低收入群體的個人收入差距不斷擴大,個人所得稅體制不健全,需要我們對個人所得稅進行進一步的研究和完善,使其起到調節收入分配的重要作用。個人所得稅的完善要在適應中國國情的基礎上,借鑒國外經驗加快與國際接軌的步伐。

一、個人所得稅的發展概況

個人所得稅是以個人所得為征稅對象,并由獲取所得的個人繳納的一種稅,是一種收益稅。它不分行業、不分經營方式、不分國界普遍都要征收的一種稅。個人所得稅法則是調整國家及稅務機關與納稅人之間,在征收和繳納個人所得稅的過程中形成的稅收征納分配關系和管理關系的法律規范的總稱。

1980年9月10,九屆全國人大第三次會議通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個人所得稅法》,并于同日公布實施。這是新中國成立后的第一部個人所得稅法。1993年10月31通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個人所得稅法》修正案,并于1994年1月1日起實行。自此形成了一部比較完整統一的個人所得稅制度。1999年8月、2005年10月、2007年6月、2007年12月又先后通過了四次修正案,現行的個人所得稅法即第五次修正后的個人所得稅法。

二、我國個人所得稅法存在的問題

有數據顯示:發達國家個人所得稅收入占財政稅收收入比重在30%以上,個別國家超過50%,發展中國家一般在15%左右,世界上最貧窮的國家這一比重在9%左右,而中國2001年數據顯示僅為6.6%,這其中50%以上來源于工資薪金。雖然我國個人所得稅產生的時間不長,但發展速度卻是很快的,自2000年以來,我國個人所得稅得到了較快的發展,個人所得稅的納稅人也增加的很快,同時許多問題便逐漸地暴露出來,具體如下:

(一)稅基過于狹窄。我國個人所得稅的稅基過于狹窄。一方面我國的《個人所得稅法》及其實施條例等,都對個人所得項目給予了減免稅的優惠,減免項目繁多;另一方面我國稅法對個人應稅所得采取了具體列舉的形式,分別是:工薪資金所得;個體工商戶的生產、經營所得;企事業單位的承包經營、承租經營所得;勞務報酬所得;稿酬所得;特許權使用費所得;利息、股息、紅利所得;財產租賃所得;財產轉讓所得;偶然所得;經國務院財政部門確定征稅的其他所得,這11類以外的個人所得是不要納稅的。

(二)課稅模式不合理。中國富人約占總人口的20%,但是他們上繳的個人所得稅還不到國家個人所得稅收入的10%,經濟學家稱中國富人的稅收負擔是世界上最輕的。我國采用的是分類所得課稅模式,即以11類所得為稅基,以個人為基本納稅單位,以代扣代繳為主要征收方式,這種課稅模式使我國個人所得稅稅基較窄,難以體現公平稅負,不能全面衡量納稅人的真實納稅能力,不能區別納稅人各種負擔狀況,容易造成所得來源渠道多、綜合收入高的人不納稅或少納稅,而所得來源渠道單一、綜合收入少但相對集中的人卻要納稅的現象。

(三)征管手段落后,稅款流失嚴重。我國目前個人所得稅的征管手段仍停留在手工操作的水平上,計算機運用主要集中在稅款征收環節,納稅稽查主要靠手工,稅務機關的計算機未能實現與海關、企業、銀行、商場的聯網。稅務部門所掌握的納稅人的納稅信息太少,加上專職稽查人員不多,難以對納稅人的納稅情況作經常性的檢查,導致稅款大量流失。

(四)征管信息非對稱?,F代經濟中廣泛存在著信息非對稱的情形,比較典型的例子如:保險市場上保單持有人比保險公司更了解自己的財產和健康狀況,舊車市場上車主對所交易的舊車比購車人知道更多的信息。在征稅與納稅關系中,征稅人與納稅人之間同樣存在著十分典型的信息非對稱:只有納稅人自己才清楚地知道個人收入的真實情況,而負責征稅的稅務人員很難準確掌握這一信息。在我國個人所得稅被稱為“征稅第一難”,究其原因,主要還是因為征管中的信息非對稱是產生尷尬局面的關鍵性原因。

(五)全社會依法納稅的意識淡薄。西方有一句諺語“納稅與死亡都不可避免”。美國人認為納稅是伴隨人一生的事,許多美國人都以自己向國家繳納稅款而驕傲,而且在美國納稅人的地位很高,同時他們也享有很多的權利。

三、完善我國個人所得稅法的設想

完善我國個人所得稅法的基本思路是借鑒美國的先進經驗,并結合我國現有的征管條件和稅收法制環境現狀,擴大稅基;建立綜合與分類相結合的課稅模式;建立納稅人個人登記制度、個人財產登記制度,完善納稅申報制度。沿著這一思路,從以下四個方面談談完善我國個人所得稅制的問題。

(一)擴大稅基,建立動態的指數化體系。當前個人所得稅的發展趨勢是:寬稅基、低稅率、少優惠、嚴管理。為了更好地發揮稅收組織財政收入和調節個人收入差距的作用,我們應該借鑒美國的先進做法,及時修改我國個人所得稅的有關法律、法規,擴大我國個人所得稅的征稅范圍,將一些新出現的資本性所得、財產繼承所得、證券交易所得等列入應稅范圍。

(二)采用以綜合所得課稅為主、分類所得課稅為輔的混合所得稅模式。目前我國采用的稅制模式是分類征收稅制模式,這種稅制模式既缺乏彈性,又加大了征稅成本,隨著個人收入來源渠道的增多,這種課稅模式必會使稅收征管更加困難和效率低下??紤]到我國特殊的國情,借鑒美國的模式,因此主張采用混合所得課稅模式,采取此種模式的必要性在于:

1.分類稅制模式已不能適應當前經濟的發展,缺乏公平,征管效率低下,不利于個人所得稅的職能作用的發揮;而混合稅制真正立足于我國的國情,有利于體現量能納稅的原則,真正實現個人所得稅調節個人收入、防止兩極分化的目標。

2.現在世界上幾乎沒有國家采用單純的分類稅制模式征收個人所得稅,我國作為世貿組織的成員必須要適應國際經濟發展的趨勢,努力融入到世界經濟發展的大潮中來,必須要通過改革首先向混合制過渡,然后再向綜合制發展。

3.就課稅技術而言,綜合與分類相結合的所得稅制相對簡單、經濟,是現實條件下我國《個人所得稅法》修訂的最佳選擇。

(三)強化稅收征管,防止稅款流失。稅收制度的有效實施是以強有力的稅收征管為保證的,加強個人所得稅的征管可以從以下幾方面入手:

1.完善稅務制度?,F在當務之急是制造條件,加緊扶持各級稅務咨詢和機構的發展,充分發揮律師、審計和會計事務所等社會中介機構的作用,不斷健全和完善稅務管理體制。

2.強化稅務稽查。強有力的稅務稽查是個人所得稅申報制度得以高效運行的關鍵。當前,個人所得稅稽查的重點是高收入階層。對于查出的偷漏稅者要嚴格執法,嚴厲懲處。

3.強化征管手段科技化。努力改進稅收征管手段,積極推進稅務部門對個人各項所得信息收集系統以及銀行對個人收支結算系統建設,實現收入監控和數據處理的電子化,提高對收入的監控能力和征管水平。

(四)設計一種激勵契約,鼓勵納稅人向稅務部門提供信息,消除和緩解非對稱信息。解決信息非對稱實質上是一個提供適當激勵的問題,稅務部門要求獲取充分的信息,而納稅人被要求轉移私有信息所有權,實際這是一個信息交易的過程。要確保納稅人誠實申報,誠實納稅,具體操作如下:

1.公平稅負,完善個人所得稅制度。確定合理的個人所得稅率,確定合理的扣除標準,采取分類與綜合相結合的征收辦法,可在年內分項預繳,年度終了匯算清繳。

2.加大懲罰和檢查力度。嚴厲懲處逃稅者,增大逃稅者的預期風險和機會成本,以儆效尤,形成強大的威懾。加大稅務檢查概率,尤其要重點檢查那些納稅不良記錄者。

個人所得稅的稅法篇7

關鍵詞:新個人所得稅;變化要點;減除費用標準;稅率級次級距

2011年六月三十日,十一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一次會議表決通過了《關于修改個人所得稅法的決定》,修改后的新個人所得稅法于2011年9月1日起施行。此次個稅修改是為了貫徹中央關于加強稅收對居民收入分配調節的要求,降低中低收入者的稅收負擔,加大對高收入者的調節力度,充分以揮稅收對個人收入的調節作用。修改的要點是提高工資薪金所得的免征額及調整稅率級次級距;調整個體工商生產經營所得和承租承包經營所得的稅率級距,并對稅款繳納時間進行了修改。本文將就以上幾個方面的變化進行分析,供各方在計算繳納個人所得稅款時參考。

一、提高了工資薪金所得稅的免征額

免征額是我國現行個人所得稅制下特有的一個概念,指的是每月或每次收入超過規定金額(如3500元)以上部分按適用的稅率被累進征稅,這與美國等發達國家個人所得稅制中設置的標準扣除額所起的作用是一樣的,設置的基本考慮是使低收入人口免于交稅,使得納稅申報數量減少,減輕稅務部門的負擔。當居民維持基本生活所需的費用發生較大變化時,免征額也應相應調整。個人所得稅法自1980年施行以來,已按照法律修改程序先后于2006年1月1月及2008年3月1日兩次調整了工資薪金所得的免征額,免征額已由最初的每月800元調整為2000元。此次個稅修改,最引人注目的依然是免征額的調整。國家統計局資料顯示,2010年度我國城鎮居民人均消費性支出為每月1123元,按平均每一就業者負擔1.93人計算,就業者人均負擔的消費性支出為每月2167元。再綜合考慮其他各方面的因素,新個稅將免征額由原來的每月2000元再次提高到3500元。大大降低了工資薪金所得納稅人所占的比重及稅收負擔。

二、調整了工資薪金所得稅率級次級距及最低邊際稅率

原個人所得稅法對工資薪金所得適用5%-45%的9級超額累進稅率。新稅法將工資薪金所得由9級超額累進稅率修改為3%-45%的7級超額累進率,把第一檔稅率由5%調低為3%,并擴大了3%及10%兩個低檔稅率的適用范圍,取消了15%檔次的稅率。同時,新稅法把原稅法中40%和45%兩檔稅率合并為45%,擴大了最高邊際稅率45%的適用范圍,加大了對高收入者的調節力度,簡化了稅制。原個人所得稅稅率表(工資、薪金所得適用),如表1所示。新個人所得稅稅率表(工資、薪金所得適用),如表2所示。新舊稅表納稅比較,如表3所示。

由上表可以看出,對于大多數中低收入而言,這次個人所得稅調整都可以享受到減稅好處,只是減稅的幅度依收入高低有些差別:扣除三險一金后月收入不超過3500元的納稅人可以不交納個人所得稅,減稅幅度可達125元;扣除三險一金后月收入不大于5000元的納稅人按3%稅率計稅,減稅幅度可達280元;扣除三險一金后月收入不大于12500元的納稅人減稅幅度可達480元

少數高收入群體則需要多承擔一些個稅,但程度有限:扣除三險一金后月收入達到38600元的納稅人,調整后稅負的影響為0;扣除三險一金后月收入超過38600元的納稅人,執行新稅法后需要多納稅,但幅度不大,如扣除三險一金后月收入達到和超過102000的納稅人,每個月僅需多納稅1195元,這個數字對他們而言只是小菜一碟。

三、調整了個體工商戶生產經營所得和承包承租經營所得稅率級距

工資薪金所得稅率級次和級距調整后,為平衡個體工商戶生產經營所得納稅人和承包承租經營所得納稅人與工薪所得納稅人的稅負水平,新稅法維持了個體工商戶生產經營所得和承包承租經營所得現行5%-35%的5級超額累進稅率級次不變,但對稅率表中的級距做了相應調整,將個體工商戶生產經營所得和承包承租經營所得稅率表第一級級距由年應納稅所得額5000元調整為15000元,其他各檔的級距也相應做了調整。舊個人所得稅稅率表(個體工商戶的生產、經營所得和對企事業單位的承包經營、承租經營所得適用),如表4所示。新個人所得稅稅率表(個體工商戶的生產、經營所得和對企事業單位的承包經營、承租經營所得適用),如表5所示。

四、延長了申報繳納稅款的時間

原個人所得稅法規定,扣繳義務人每月所扣的稅款,自行申報納稅人每月應納的稅款,都應當在次月次月7日內繳入國庫,并向稅務機關報送納稅申報表。由于與企業所得稅、增值稅、營業稅等其他稅種的納稅申報時間不一致,造成了有些扣繳義務人、自行申報納稅人在一個月內要辦理兩次申報繳納稅款手續,增加了扣繳義務人和納稅人的納稅成本。為方便扣繳義務人和納稅人辦稅,新稅法將扣繳義務人、自行申報納稅人繳納稅款的時限由原來的次月7日內延長至15日內,與企業所得稅、增值稅、營業稅等稅種申報繳納稅款的時間一致。由上可見,新個人所得稅稅法充分體現了“高收入者多納稅,中等收入者少納稅,低收入者不納稅”的稅收原則,新稅法的施行,必將在調節收入分配,緩解社會分配不公的矛盾等方面發揮其重要的作用,為改革開放和國民經濟的發展創造一個穩定、和諧的社會環境。

參考文獻:

1.付伯穎,苑新麗.外國稅制[M].東北財經大學出版社,2007.

2.中華人民共和國個人所得稅法修正案[DB/OL].中國經濟網,2011-07-25.

3.趙迎春.中國稅制[M].立信會計出版社,2011.

4.鄧益堅.關于如何進行個人所得稅改革的思考[J].特區經濟,2005(1).

5.於鼎丞.港澳臺稅制[M].暨南大學出版社,2009.

個人所得稅的稅法篇8

【關鍵詞】家庭征收;個人所得稅;稅收公平;實際稅負能力

一、個稅法改革的原因

(一)個人征收存在的問題

在我國財政收入來源中,個人所得稅占據了一定比重。它主要是起著調節收入差距,實現社會分配公平的作用。但是,現行的以個人為征收對象的征收模式,使得調節收入分配的功能大打折扣。比方說有張三和李四兩個家庭,張三家僅張某一個人工作,他每月收入4800元左右,她的妻子沒有工作,長期待業在家。張某有兩個孩子,兒子在中國人民大學讀本科,女兒在人大附中讀高中。張某的父母親為農村戶口,沒有養老保險,需要張某贍養,且老父親還患有高血壓。整個家庭的重擔都壓在張某一個人身上,全部的收入僅有張某每月的4800元工資薪金所得。按照現行個人所得稅法,張某仍需繳納個人所得稅39元; 而李四家夫妻雙方剛大學畢業,均在事業單位工作,每人月收入3500元,一共月工資薪金收入7000元。李四利用工作之余做一些英文翻譯工作,每月能有800元勞務收入;李四的妻子愛好寫作,偶爾在報紙上發表一兩篇文章,每個月也能有大約700元的稿酬所得。李四雙方父母均為北京城市戶口,有退休養老金,目前尚無生育孩子的打算。按照現行的個人所得稅法,李四家每月收入8500元,平均每人4250元,不用繳納任何個人所得稅。但是張三家共收入4800元,平均每人每月收入800元,卻需繳納39元的個人所得稅,這足可以顯示現有的個人征收方式的不公平,不能有效實現稅收公平和對社會資源的優化配置的目的。著名英國經濟學家、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詹姆斯?E?米德在論述選擇經濟政策的原則時指出,在任何情況下,都應該在全體公民之間相對公平地分配社會的總收入和所創造的財富?!边@種模式化的費用扣除標準與納稅人所得收入應當負擔的支出沒有必然聯系,與維持家庭生活的基本支出、子女教育支出以及贍養老人的支出等沒有關系。這種扣除方式雖然簡單,方便計算,但在公平性上值得商榷??梢?,中國的個稅征收方式需要改革。

(二)家庭征收的優點

首先,家庭征收更能體現稅收公平。通常,衡量是否稅收公平,主要依據兩項原則,受益原則和負擔能力原則。負擔能力原則是指根據經濟能力或納稅能力來決定納稅人的應納稅額和稅負。納稅能力強者多納稅,納稅能力弱者就少納稅。反應納稅人納稅能力的標準主要有收入、支出、財富三種。這三種標準,是收入在不同環節和不同狀態的動態表現,具有客觀性。也就是說,衡量納稅能力的不僅是收入,還包括支出和財富。所以,以負擔能力原則衡量稅收公平更具有現實意義。根據我國新頒布的《婚姻法》,婚后財產增值的部分具有夫妻共有性,如果按夫妻個人財產分別征稅,則不能體現財產共有性的特點。在中國養老及社會保障制度不完善的國家,老人的贍養,子女的教育都構成現實的家庭負擔。每個工作的人都不是單獨存在在這個社會中。在稅收征管的過程中,不能不考慮這些綜合因素。家庭征收模式能夠體現把家庭的支出負擔考慮在內,更加科學。

其次,家庭征收有助于縮小家庭貧富差距,有助于社會和諧?;嵯禂凳欠磻獓邑毟徊罹嗟闹匾笜?。根據國家統計局數據,2000年我國的基尼系數已經超過國際公認的警戒線0.4。從收入分配公平的角度來看,貧富差距的擴大主要體現在家庭收入水平的差距上,個人收入的差距最終要體現在家庭收入差距上。因此個稅法對個人收入調節可以集中到對家庭收入的調節上,這種選擇的最重要之處就是可以根據綜合能力來征稅,可以最大限度得實現稅負公平。除此之外,還可以以家庭為單位實現一定的社會政策,如對老年人的減免,對無生活能力的兒童采用增加基本扣除的方法。對有在校學生、支付貸款購房、購買保險、災區捐贈等項目的家庭都可以采取一定的措施,減免稅收或者把這些因素納入基本扣除項目,通過個人所得稅的有關規定實現促進教育發展、保障弱勢群體基本居住需要以及鼓勵公益事業發展等政策目標?,F行個人所得稅的納稅主體為個人,計稅方式主要從收入角度來設計的,不能對特殊情況采用因素扣除,也就難以實現通過個人所得稅調節社會分配,促進公平的目標。家庭征收方式能縮小家庭的貧富差距,弱勢群體得到真正的關切,有助于社會的安定和諧。

二、家庭征收的困境分析

(一)界定“家庭”的范圍困難

中國目前實行城鄉二元的戶籍管理制度。城鎮人口的收入主要來自于工資、薪金收入,農村基本處在靠天吃飯的階段,收入主要來源為務農收入。伴隨而來的是養老制度的差異。城鎮居民一般有基本的社會養老金;而農村只有一小部分人參加新型農村社會養老保險,即使這樣,也難以保障老年基本的生活需要。如果納稅主體由個人轉換為家庭,則必須要合理界定家庭的范圍。我國與西方的核心家庭結構不完全一樣,通常西方的核心家庭成員數為三到四人,包括夫妻雙方及孩子,一般很少有幾代同堂的情況。但中國的情況卻有很大差異,中國養老體系尚未覆蓋全部人口,且保障水平較低,“養兒防老”的觀念根深蒂固。中國的核心家庭出現三代同堂,甚至是四代同堂的狀況。在界定“家庭”范圍時面臨的困境是究竟以婚姻關系作為家庭的基本單位,還是以實際居住或者撫養的人員為家庭基本單位。以婚姻關系為家庭的基本單位,對于有農村無收入老人需要撫養的家庭來說是極大的不公平,個稅家庭征收的現實意義也就不存在了。以實際居住或者撫養的人員為家庭基本單位,容易造成一些城鎮的年輕人為了減輕稅負將老年人或者是農村的其他親屬接到城鎮生活,可能會加劇城鎮人口的擁擠,老年人的實際生活質量也得不到提高。由于我國現在對于以家庭為單位征個稅中“家庭”的范圍沒有明確的界定,可能因界限模糊而造成這類事件的頻繁發生,從而影響以家庭為單位征收個稅的預期效果。

首套房貸及利息支出部分的稅前扣除。這幾年,中國房地產市場的不健康發展致使房價畸高。對于剛踏入社會的年輕人,高房價給他們造成了巨大的負擔,尤其在北京等大城市,衣食住行是生活必需,住房貸款的利息應當準許在稅前扣除。

醫療保障個人承擔部分可以有基本稅前扣除額。一個家庭中患有糖尿病、心臟病等需要支付較大醫療費用,其個人承擔部分數額較大的,可以每月有基本的扣除項。取得財產收入支付的費用應當扣除。對于取得收入所必須支付的有關費用的扣除主要是為了將納稅人取得收入所消耗的必要費用和支出扣除掉,如財產轉讓時按照規定支付的有關費用,可采取據實列支的辦法進行扣除。此外,一個家庭中撫養的孩子和老人的數量也可以規定不同的扣除額。比如,夫妻雙方工作的,一個孩子每月可以有500元的扣除標準,如果是雙胞胎則增加至1200元的扣除標準,孩子上幼兒園后還應當有每月200元的教育投資扣除標準。具體的扣除數額應當詳細調查,合理確定,力爭能體現家庭的實際稅收負擔能力。

(四)建立有效的個人收入監控機制

增強我國稅收征管能力,減少稅收稽查的成本,防止稅源的流失,一個有效的途徑是建立個人收入監控機制。我國可以借鑒美國的稅務號碼制度來監控個人收入。納稅公民須到政府機關領取納稅身份號碼,通過銀行賬戶的全國聯網,稅務機關可以通過此號碼,查詢個人的收入、支出信息。我國也可以對個人經濟收入實施有效監控,使個人乃至整個家庭的一切收入、支出都直接在此賬號下進行。各個地方稅務機關實施聯網,在實行銀行儲蓄存款實名制的基礎上,進一步增強個人收入的透明度,銀行與稅務機關實現信息共享,使有多方收入來源的公民的各項收入均處于稅務機關的有效監控之下。至于有關人士認為的成本過高,技術難度過大等問題,并不是不能克服的。美國一百年前就已經實現了以家庭為單位的個稅制度,二十一世紀的科技高度發達的今天我們沒有理由無法克服技術性障礙。我國火車票購買實名制和網絡實名制等話題在前幾年也被廣為談論,成本過高也是推行困難的原因之一。筆者認為,稅務機關聯網和推行稅務號碼在前期的投資會比較大,但是這是一勞永逸的工作,一旦建立起來,效果顯著。稅收稽查人員的減少,國家稅源的保障都能帶來巨大的社會和經濟效益。對比我國已經建立的火車票購買實名制,也可以看到目前購買火車票的方便快捷。推行稅務號碼制度能夠保證稅務機關對多元化、隱蔽化的收入進行監控,在嚴格制度的監控下,促進公民依法自覺納稅,減少透漏稅款的行為。同時,這也間接利于全國人口普查以及居民生活水平的摸底調查工作的開展。

四、家庭征收實踐中應注意的相關問題

除了以上解決家庭征收困境的建議以外,在實際的實施過程中,也應當針對不同的地區,不同的時間段有不同的征收措施。

(一)先逐步試點,后全國推行

個稅從個人征收轉變為家庭征收應當是一個逐步推行,逐步完善的過程。許多制度和程序的建立都需要經驗的積累,納稅人申報家庭狀況也應當給予充足的時間。所以,比較合理的方式是先在全國選擇部分地區試點,待時機成熟時再推廣至全國。對于家庭構成,采用抽樣調查的方式,選取最具代表性的家庭人數構成作為法定構成。對于費用扣除標準則可參照各省市統計局上一年度城鎮居民人均消費性支出數據。筆者認為可以分類選擇典型城市,如國際化大都市北京,中等城市青島,小城市嘉興等分別試點。依據試點中出現的新情況,調整費用扣除標準及數額,增加不同的家庭成分,及時合理的推廣至全國。民眾在城市試點的過程中可以感受到個稅家庭征收的人文關懷,也可以有合理的心理預期,有利于后續工作的開展。

(二)依據城市特點,設立不同標準

在收入水平相同的狀況下,在不同城市采用同一免征額和同一費用扣除標準,對納稅人是存在橫向的不公平。由于地區物價水平不同,消費支出也不同,如果執行相同的免征額標準,則發達地區的中低工薪收入者的權益無法得到保障,明顯是不公平的。在普通城市,一個月八千元的收入已經屬于較高收入者了,在北京一個月八千的收入可能過得捉襟見肘。北京的房價比全國普通城市要高出幾倍之多;即使是租房,每月的租房成本也占到工薪階層近三分之一的工資收入。北京的醫療、教育以及養老費用也是普通城市無法比擬的。筆者認為,可以依據收入和消費水平,把全國的城市劃為不同等級,北京、上海、廣州是第一級城市;南京、杭州、廈門等是第二級城市;青島、寧波、溫州等是第三線城市;嘉興、衡水等是第四等級城市等第不同等級。不同等級的城市采用不同的法定費用扣除標準和不同起征點。這樣既可以兼顧不同的城市的不同特點,也可以兼顧不同家庭的不同狀況,實現個稅真正反應負擔稅收的實際能力。

(三)實行費用扣除浮動制度,允許特殊支出申報

隨著中國經濟的發展,工資以及物價水平是不斷變化的,通貨膨脹不斷提高。費用扣除的標準可以指數化,與工資和物價水平掛鉤,實現動態化。這樣可以根據不同時期經濟狀況的發展變化,采用指標體系,合理計算稅負能力,以免稅收政策遲延于經濟環境的變化,給民眾生活造成不良影響,也可以保持稅收政策的穩定,給民眾合理預期。

同時,也應當允許納稅人申報特殊家庭支出的費用扣除,以平衡家庭的實際稅收支付能力。首先,可以體現公益事業發展的政策導向。應當允許家庭納稅人申報扣除一定比例的社會公益事業捐款數額,并設立最高扣除限額,比如納稅家庭捐贈貧困山區失學兒童,捐款予以重災區。其次,可以體現幫助弱勢群體的政策導向。應當允許納稅家庭申報扣除遭受自然災害后發生的損失,比如納稅家庭遭受臺風肆虐、洪水襲擊以及地災害等。家庭中如果有成員突發嚴重疾病,如白血病、心臟手術等,需要支付巨額醫療費,也應當允許申報稅前扣除。操作費用扣除時要與相關政策相結合,制定合理的費用扣除政策,才能體現各個家庭狀況不同的原則,實現稅收公平。在實踐中,也應當國家機關各部門的合作,建立聯動機制,加強醫療、教育、房貸等的綜合監管體系,防止納稅家庭通過特殊申報逃避繳納個人所得稅。

參考文獻

[1] 徐孟洲,徐陽光.稅法(第四版)[M].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12.

[2] 詹姆斯?E?米德.效率、公平與產權[M].施仁,譯.北京:北京經濟學院出版社,1992.

[3] 徐孟洲.稅法原理[M].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 2008.

[4] 向賢敏.所得稅法研究[M].成都:西南財經大學出版社,2006.

[5] 李香菊.關于改革和完善我國個人所得稅制的思考[J].當代經濟科學,1997(2).

[6] 計金標.論我國個人所得稅制改革的目標模式[J].財政研究,1997(5).

[7] 劉崢.借鑒國際經驗完善個人所得稅制[J].中國財政, 2001(10).

[8] 遲騁.個人所得稅以家庭為單位征收問題研究[J].現代營銷(學苑版).2012(7).

[9] 劉尚希.按家庭征個稅會更公平么?――兼論我國個稅改革的方向[J].金融市場研究,2012.

[10] 黃燕,趙曉蘭.關于我國個稅改革的一些思考[J].科技信息,2010(13).

[11] 張怡.衡平稅法研究[M].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 2012.

[12] 饒海琴.借鑒國際經驗改革我國個人所得稅課稅模式[J].上海財稅,2001(8).

[13] 劉劍文.WTO體制下的中國稅收法治[M].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4.

[14] 石子河.個稅以家庭為單位征收利于課稅公平[J].今日新疆.2008(10).

[15] 張怡.衡平稅法研究[M].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 2012.

[16] 北野弘久.稅法學原論(第四版)[M].陳剛,楊建廣,譯.北京:中國檢察出版社,2000.

[17] 楊鐵山,隋麗.個人所得稅:問題與改革思路[J].改革,2001(2).

[18] 趙鴻蘊,何卓然.中國個稅改革――美國模式之“家庭制”[J].經營管理者,2012(10).

上一篇:機電一體化專業調研報告范文 下一篇:管理學中的常見理論范文

免責聲明
日韩午夜精品黄色电影一区二区三区-中文字幕视频永久在线-亚洲乱码一区二区-亚洲黄色高情视频